[员工演讲作品]走向世界的国脉人
 
      在古老中国的塞外边疆,在伟大中国的东北边陲,活跃着这样一群年轻人,他们为了弘扬中国民族通信产业的文化,为了构建中国现代化的通信事业而终日奔走于白山黑水之间。如今,他们更是走出了国门,把中华民族通信产业的先进的技术和文化带到了亚非拉兄弟国家,他们用自己满腔的热忱和忠诚点燃了青春的烈火,照亮了遥远的天边,仿佛闪电一样滑过非洲大陆的天空,仿佛圣火一般照亮了天边的彩虹,他们用自己对企业的无限热爱和赤诚向浩瀚的星空郑重宣告:诚信的国脉人已经昂首阔步走向世界的大舞台,中华民族通信事业伟大振兴的梦想已经不再遥远。
     需要解释一点的是:在海外工程中,平日里的奔波劳碌早已是家常便饭,这里我们要说的,只是最令人难忘的众多感人事迹中的几个点滴片断,就如同是茫茫沧海中的一滴水,普普通通,平平凡凡,却一样的晶莹剔透,一样的滋润着人们的心田。
2005年4月,工程设备处的靳会宇万里迢迢赶到位于南部非洲的肯尼亚,开始那边的覆盖肯尼亚全国的NGN工程。这次是肯尼亚TKL全国的NGN工程,涉及到8个局点,覆盖了肯尼亚全国的8个重点城市,每个局点都有PSTN长途局。
可能是对初到非洲的水土不服,也或是国人初去非洲比较容易受到当地蚊虫的青睐,反正几乎是一夜之间,靳会宇的脸上,身上都出现了很多溃烂的水疱,痛痒难忍。一开始他以为没什么大事,可能坚持几天就好了。可后来却发现病情越来越严重,水疱越来越多,最后当地的项目经理也认为不能再拖了,于是就在周末的时候陪着靳会宇去了首都内罗毕条件设施最好的私立医院。古人说,男子汉大丈夫应当“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但堂堂七尺男儿的靳会宇当时还真的有点害怕了,因为谁都知道非洲的医疗条件不是很好,HIV的感染率也很高,而且毕竟工程还在实施阶段,国脉人的诚信和技术不容受到半点的置疑。可当时医生也不能确诊,只能先验血,然后等待检验结果的报告。接下来的两周对靳会宇来说可能是人生中最漫长的两周。毕竟等待结果时的那种心理上的痛苦煎熬要远胜于于面对结果时的那份无奈或是坦然。没有人知道那几个夜晚靳会宇到底是怎么度过的。望着异国他乡夜空中同样璀璨的繁星,一丝浓浓的乡愁不知不觉总是萦绕在靳会宇的心头,临出国时父母那充满关切和期盼的泪眼时常浮现在靳会宇的心头:儿啊,出门在外,自己一定要小心身体啊!可是,亲爱的爸爸妈妈,儿子现在刚刚到了这里,没想到就要病倒了。如果检验结果真的不好,那将来谁来孝敬您二老啊?可是,您二老在我小的时候就教我做人要坚强,做事要有始有终,现在儿子虽然遇到了危险和困难,但绝不能就此倒下或是停止不前。即使真的倒下,儿子也应该倒在冲锋的道路上。
    就这样,局里的调测工作居然没有片刻的停滞。出现在施工现场的,依然是那个单薄而忙碌的身影;活跃在当地局方的,依然是那位技术精湛而又充满耐心的Mr。JIN;而逐渐展现在用户眼前的,也依然是那日渐成熟日臻完善的工程。靳会宇在用他的诚信和坚毅树立着国脉人顽强拼搏,不屈不挠的丰碑。
    也许是靳会宇的坚毅和真情感动了上苍,两周后,医院里终于传来了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靳会宇得的只是一般的皮疹。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紧悬已久的心也终于放下了。而原本就沉默寡言的靳会宇更是在平静的接受了同伴们的祝贺以后,转身又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中去了。
这场风波终于过去了。然而,也许是老天还想继续捉弄善良的人,也许是海外工程的生活原本就没有什么平静可言。一个月以后的一天夜晚,当靳会宇忙完一天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子返回驻地的时候,突然觉得浑身无力,头痛欲裂,到了半夜更是高烧不退。同伴们急忙连夜把他送到了最近的医院。大夫诊断是疟疾。原来非洲这里疟疾盛行,一不小心被蚊虫叮咬一下可能也会被传染上。很显然,靳会宇是中彩了。接下来医生给靳会宇打了针并开了药,到凌晨的时候靳会宇的病情也稳定多了。仅仅休息了一天后,靳会宇的身影又出现在了工程现场。
    就这样,日子在不知不觉中被度过,而工程也在不知不觉中逐渐被完成和完善。或许正是应了那句话:把简单的事一直做好就是不简单,把平凡的事一直做好就是不平凡。局方对他们的态度也由一开始的怀疑,轻视,逐渐变成了后来的满意,惊叹,直到最后干脆都成了尊敬,崇拜,一个工程下来,他们由最初的互不相识,到最后成了互相尊重的好朋友。当两个月以后本局调测工作基本结束的时候,当地局方对工程的进展十分满意,更对抱病工作的靳会宇充满了由衷的敬意。
    其实,象这样的事情又岂止发生在靳会宇一个人的身上?在交换设备工程分公司所承接的每个海外工程现场,几乎都出现过类似感人的事情。那是一群朝气蓬勃的青年,那是一群顶天立地的汉子。他们虽然暂时远离了祖国和亲人,他们虽然在异国他乡挥洒着火红的青春和热血,但他们的心中却时刻装载着对祖国和亲人的热爱,还有对国脉公司的满腔忠诚。对公司,他们肝胆涂地忠昭日月;对伙伴,他们诚实可信义薄云天;对家人,他们老老幼幼孝感阴阳。
    2000年就来到工程局的吴健民可以算是名副其实的老员工了。2005年5月,吴健民告别心爱的妻子,满脸稚气的孩子,还有年迈的父母,毅然踏上了前往非洲的旅程,没想到这一去就是13个月。在这期间,他先后参与了埃塞俄比亚宽带新建工程,埃塞俄比亚接入网一期工程,埃塞俄比亚交换三期扩容工程,埃塞俄比亚全国升位阻人工程,埃塞俄比亚智能网和接入网宽带验收华为租人工程,索马里Telcom 交换新建一期工程,索马里Nationlink 交换新建工程和索马里Telcom交换二期新建工程等工程的施工建设。其中在战火纷飞的索马里工程期间的点点滴滴则更加具有传奇色彩。
    2005年12月,吴健民和周俊锋,张成来到了正处于军阀纷争,战祸横流的索马里,着手索马里Telcom交换新建工程。在当地由于条件所限,他们住的小旅店是大铁门的,连窗户也是铁皮的―――这样可以尽量避免随时随地来自于任何方向的流弹所造成的伤害。尽管非洲的晚上非常闷热,但为了安全,他们还是要紧紧的关上门窗。尽管这样,晚上还是时不常的会听到清脆的枪声。
    在饮食上,每天看着这个小旅店做的饭菜,真的让人一点食欲都没有,正如当地员工说的那样,每顿就是看着骆驼肉,吃一口大米饭,吃一口大蒜。能够吃上一顿有味道的饭菜真的成了一种奢望。幸亏在埃塞俄比亚出来时,同事给吴健民他们3个人带了2大箱康师傅方便面,这样他们隔三差五一人吃一袋方便面,这在当时当地来讲,真的是非常难得的美味佳肴。
当然,在索马里的时候,他们也有非常骄傲的经历,那就是他们的地位空前的“高贵”,因为每天都有10来个Telcom的武装人员护送他们去局点工作。毕竟这里还是一个充满战乱的国度。连年的天灾人祸使得这里的人们对于生命的尊重都已显得那么的卑微和麻木,似乎生命的尊严远没有一顿饱饭更有价值。一般情况下,护送人员的武器配置是:3挺机关枪,5个AK47,一个榴弹炮,还有一挺重机枪,乍看上去每天的工作似乎都有点美国枪战大片的味道,不过吴健民他们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荣耀和兴奋。在和平的年代出生和成长起来的国脉工程师们天天面对这样残酷而血腥的场面,其紧张的心情恐怕并不是旁人所能够体会得到的。
    是啊,一块原本并不富饶的净土,一块自己已经撒满汗水的土地,为什么到处都充满了破坏和杀戮?为什么这些人不能够放下屠刀,跟我们一起携手共同建设这块原本就很贫瘠的土地呢?
    然而,只要到了工作现场,那种紧张和不安便会消失的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工作的兴奋与忙碌:安装机柜,打走线梯,安装电池,放电缆。。。。。。。这是Telcom第一个交换工程,所以他们尽最大努力要把它作成样板工程,为以后的工作打下坚实的基础。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工作,黄天终于不负有心人。工程结束时,当华为公司驻索马里的市场经理胡龙根去硬件安装完毕的局点参观后,特意打电话给吴健民,说交换局点的硬件安装非常漂亮,他很满意,客户也非常满意。能得到华为公司和当地客户的认可,吴健民和同伴们兴奋的互相拍手祝贺。几个月来的艰难困苦终于得到了华为公司和当地局方的完全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