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光缆信息高速公路 做雪域天路信息使者---那曲至拉萨段新建光缆线路工程纪实报道
     西藏,全世界人向往的神秘之地。
   雪域天路,莽莽高原,2011年初春,这里,走来了黑龙江国脉的工程人。
   2011年春节期间,我公司在以郭总为核心的经营团队带领下,成功获得投标联通总部国家一级光缆干线工程的机会,这是多年来在联通总部没有干线光缆线路施工的国脉人一个展现企业发展实力的绝佳时机,也是藉此来加强和密切同联通总部合作关系的好机会。同时,此次要参与投标的项目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那就是项目本身的意义----将在海拔3700米至4700米的西藏藏北的青藏高原上建设通信干线光缆工程。
   基于这些特殊的意义,我公司在拿到招标文件后,从高管团队到参与招投标的每个人员,都给予高度重视,大家密切配合、精心谋划,并在详细了解当地施工成本、经过多轮测算和比照后才确定的商务报价。经过角逐,最终,国脉工程一举中标!
   在项目投标期间,公司便根据郭总“招标中标、盈利模式、生产组织”三位一体的总体要求,着手准备生产组织事宜,为工程中标后迅速开展施工任务做好了充分准备。
   3月初,联通总部召开工程设计会审会,会议确定工程工期初步为4月中旬至8月中旬。参加完联通总部的会议后,公司即刻组建了工程施工管理项目部,并确定了赴藏的人选,同时,为了激励赴藏员工努力安心工作,相关领导还与赴藏的员工分别进行了交流,给予这四位员工莫大的鼓励。
   国脉工程赴藏的勇士们是:郑东哲、王凤东、叶显松、高雪东。郑东哲为现场项目部经理。
   众所周知,西藏,不是任何人想去就能去和敢去的。那里,海拔高到5300米,自然和人文条件极其恶劣,施工难度极大,高原反应的后果无法确定,严重者甚至要付出生命。
   这些,对于国脉工程人,也不例外。但,工程人就是工程人,为了企业的荣誉,在他们的血液里,永远涌动着有一种劲,一种不服输、不放弃、去战胜自然、战胜自我的韧劲和坚强。
   3月末,按照公司部署,郑东哲、高雪东、叶显松3人率先踏上了开往高原的列车。
   他们的出发,也牵动着公司领导的心,相关领导们密切的关注着他们的身体状况,嘱咐大家一定要在保证身体安全的前提下做好工程施工管理工作。
   工程程施工的开展,随着他们奔赴西藏而开始了。
   4月中旬,项目部成员王凤东抵达西藏,同时,公司相关人员同期到达西藏工地现场,随着工程成本测算、调研等工作的开展,雪域天路施工的一幕幕慢慢展现在我们面前。
   去往拉萨的火车上,我们的同志高原反应特别强烈,特别是经过唐古拉山口时候,海拔5300米,让他们无法承受那种剧烈呕吐的痛楚。因为事前了解到,要在西藏长期停留,是不建议吸氧的。所以,他们挺住了,没有吸氧。他们回忆说,车厢里一个大娘的话当时让他们很恐惧。大娘看到他们剧烈呕吐,和他们说,以前她看过一个年轻人由于高原反应在唐古拉山口出事了,再没有起来。这让他们很是惊恐。但,当熬当过了那个时刻,他们开心地笑了。
   接下来,便涉及到工程施工前最为艰巨的事情—涉外手续办理。此项目属于联通总部投资,属地西藏联通管理,手续办理分工进行。西藏联通公司要求我公司办理青藏公路和沿途政府、个人的手续,而青藏铁路和环境评估则由西藏联通负责。沿途各级政府和个人的协调称得是错综复杂,一方面要尊重藏族同胞的风俗习惯,适当方式解决,一方面还要使用不同的方式、方法去沟通协调,达到短时间办完手续的目标。期间,项目部利用了很多刚刚建立的人脉,付出了难以表述的艰辛努力……就这样,项目部在项目经理郑东哲的带领下,克服了高原反应和人脉生疏的极大困难,驱车几千公里,往返于拉萨至格尔木间,一周时间便拿下了公路手续。这一非凡之举,让西藏联通的领导们无法相信,也让西藏联通对国脉工程刮目相看!而这时候,他们刚刚到高原一周。去往格尔木,是从海拔3700米的拉萨出发,驱车1300公里,翻过海拔5300米的唐古拉山口,那种情境,非亲自经历,无法想象……
   在施工管理上,项目部曾先后两次进行大胆创新。一次是关于工程质量监督方面的创新,除项目部人员外,郑东哲又从施工队中聘请了两个技术人员,对施工队伍进行互相监管,以此保证工程质量;另一次创新便是聘用当人在那曲方面协助监管,有效利用当地资源辅助管理。
   这样,寸草不生的那曲,从此,有了为国脉工程事业奉献的人的足迹。
   在西藏,不但要努力适应人文环境,更要学会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
   在青藏高原,吃饭就是首先要解决的。高原缺氧,气压不够,煮饭不容易熟,所以当地必须使用高压锅。从蒸饭到做菜,高压锅的用处最大了。为了节约成本,项目部自己动手,会同监理公司人员一道外面上厅堂,回家下厨房。这也是忙忙碌碌后大家交流的好时机,自得其乐。
   而说到那莽莽高原上运送材料、挖杆坑、立电杆等施工过程,更是艰难无比。我公司承接施工的那曲—拉萨架空光缆工程,一路伴随着全世界最高海拔的公路—青藏公路,海拔最高的铁路—青藏铁路,前行……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是人们心中神圣的天路,但其自然条件的恶劣也是世界少有。光缆路由出拉萨后,一路向北,走向了莽莽的藏北高原。羊八井之前,公路基本上是在陡峭的山脚下开凿出来的,路沿着山根,路的下面就是悬崖峭壁,下面是滔滔的江水,江的对岸又是陡峭的峭壁,我们的架空杆路就在峭壁的半山腰架设。山上没有植被,尽是石头,开挖异常困难。而且要想施工,隔着江水,更增加了难度。为了把材料运送过江,施工队只有先在江的两面暂时架起两个电杆,挂上吊线,然后用滑轮的方法慢慢将材料从江水上滑过去。其难度可想而知。过了羊八井,路由慢慢平坦起来,但是一直向海拔更高的区域行进。地势虽然平坦了,但接下来的却是莽莽雪域高原。公路在雪山间穿行,我们的光缆线路也是如此。那里多数是常年冻土地带,地质环境极差,开挖杆坑多数都是石头和冻方,根本用不上铁锹,全部是大锤和钢钎子开凿。但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的施工队伍有着丰富的施工技巧和经验,这使得项目部有了些许宽心。
   青藏公路和青藏铁路在延伸,光缆线路也在国脉人脚下延伸。经过现场全体参建人员的积极努力,目前,施工进展顺利。
   站在雪域高原的国脉工程人,领略了西藏的神圣,同时,也让西藏领略到了国脉的光辉!
   国脉人,用自己的智慧,用自己的毅力,用自己的信念,用自己对企业的忠诚,征服了世界屋脊,青藏高原!
   国脉人都是勇士!
   让我们共同期待国脉的勇士凯旋而归吧!
 
(蒋宏)